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氢气治癌症(4):他患肝癌,治疗“很顺畅”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15 07:01:01
氢气医学目前仍然处于早期阶段,仍然面临许多人不理解甚至有误解的问题。为推动氢气医学长远健康发展,需要从事基础临床医学研究的同行一起共同努力,给氢气治疗疾病提供更明确更全面的临床证据,循证医学最重要的就是重视高质量的临床证据,也是当今医学的潮流。

从事氢气医学的学者很多,有基础也有临床,但真正将氢气作为疾病治疗手段的医疗机构并不多,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在这方面走在国际前列,这非常令人感到欣慰。氢气作为肿瘤治疗的一种辅助疗法,对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对一些患者预后产生神奇效应,认真总结和积累这些临床数据,对于推动氢气医学临床研究具有很重要的价值。

著名癌症临床治疗专家,复大医院创始人徐克成先生的系列氢气治疗癌症的文章,就是这方面工作的典范。为了满足广大读者强烈要求,氢思语特别申请并获得复大医院授权,转发该系列文章。

徐克成先生第一篇文章就接受了台湾著名传奇人物傅达仁身患胰腺癌,已经计划到瑞士安乐死,结果因为吸入氢气惊人从死神手上滑了回来,这故事足够传奇,但氢气的传奇故事太多太多,希望读者仔细认真阅读。氢气抗癌:氢医学重磅分享,台湾访“氢”之旅(1)

第二篇文章介绍了一位恶性肺癌患者,在实施放射化疗的同时进行氢气吸入,短短2月癌症惊人失踪,手术后也没有寻找到癌细胞踪影。但也不是所有癌症患者都会因为吸入氢气治愈,一些晚期患者只能获得缓解疼痛,改善生活质量的效果。氢气治癌故事(2):她患肺癌,却“白”挨一刀

但不是所有癌症患者都那么幸运,不会因为吸入氢气全部治愈疾病,一些晚期患者最多只能因为氢气获得缓解疼痛,改善生活质量的效果。

第三篇文章中介绍了2例没有获得最理想效果的情况,患者没有因为吸入氢气而完全康复,最终仍然离世,但患者家属对这种效果表示理解,因为他们确实看到亲人生前减少了痛苦。提高生存质量是当今癌症治疗领域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对那些基本没有积极治疗意义的晚期患者,给予足够多的尊重,尽量减少痛苦,提高生活质量是最重要的方法。氢气治癌症故事(3):“共为天下病苍得离苦”

本篇是第四篇,介绍的曾先生是非常晚期的巨大肝癌患者,虽然进行了多次介入治疗,但治疗效果非常好,非常有可能是吸入氢气的因素,希望曾先生继续努力,获得更圆满的效果,彻底战胜病魔痊愈。

传播氢气医学,功德无量,

人人获得氢气医学健康,是氢医学的宏愿。

徐克成34谈:

氢分子与健康的故事(4):他患肝癌,治疗“很顺畅”

曾先生来广州

曾聪显先生是台湾居民,我邀请他来广州接受一次检查。因为我认为,如果真如他所说,他的肝癌已经“治好了”,也就印证了“中国式控癌”的正确性。

曾先生2018年3月22日到广州。那天下午,羊城晚报出版社为我的新书《践行中国式控癌》举行发布会。出席者很多,汤钊猷院士特地从上海赶来,做了“中国式控癌”的演讲。我本期望曾先生能来听听汤院士的课,因为他在台北吸氢几个月。汤院士倡导的中国式控癌中主要内容是“消灭”+“改造”,吸氢可能属于“改造”的范畴。可惜因飞机延误,曾先生未能赶上听课,他直呼遗憾可惜。林信涌先生和傅达仁夫妇和他一起来。傅达仁是台湾著名主持人,患胰腺癌,本准备去瑞士“安乐死”,林先生力劝傅先生放弃“安乐死”,硬将他请来我院接受治疗。

01-1.jpg

汤钊猷院士说:“癌症是动态变化疾病,要因人因时,改造癌细胞,改造造机体。”

曾先生来一趟广州不容易!他说这是第一次走出“岛门”,看到白云机场那么大那么漂亮,广州那么多漂亮高楼,曾先生感叹到:“不是你们邀请,我这乡下人怎能到这里开眼界呀!”

台湾桃园造访

2018年3月7日,我们赴台访“氢”组在台北最后一天。因为有几位第一次去台湾,原定下午去逛街,但听说还有一名台湾肝癌患者,原先肿瘤很大,现在几乎完全消失,大家兴致来了,要去造访。

东道主林先生说,那是个小地方,距离很远,就别让大家太辛苦吧。但我们恰好想看看台湾普通百姓生活,就说“让司机辛苦一下吧”。我们来到离台北50公里的桃园县中坜市,这是个典型的台湾多族群聚居区。

这天下午很闷热,不时有毛毛小雨。汽车行驶约一个小时 高端水杯,在一条街道旁一间店铺前停下,曾先生出门迎上来,与我们握手、问候。进到店内,在一张简易方桌边坐下来。曾先生早已摆好茶具,电炉上茶壶水已经沸开。茶叶是著名台湾高山茶,他给我们一一倒了茶。他那一套用茶程序,和广东完全一致。我说“好像回到老广东”,林先生笑着说:“龙的传人呗,两岸一家亲。”

这是一间连排街面房,约有50平米,上下两层。屋内堆了木板,有几张工具台,上有各种木工器具。曾先生告诉我们,他原来开沙发店,近年改为广告装饰牌,但生意清谈,即使在生病住院期间,也经常偷偷溜回来做点生意。我暗暗想:没想到曾经的“四小龙”台湾,基层生活竟然就是这样。

曾先生患肝癌

曾先生的病史不复杂。2016年10月他感到右上腹疼痛,在距家20公里的林口长庚医院被诊断为肝癌。当时肝内肿瘤有14厘米。医生给他做化疗,每周静脉注射一次化疗药,又做了3次肝动脉介入栓塞。几个月前检查,医生说肿瘤很小了,可以不用治疗了。

01-2.jpg

“还有其他治疗吗?”我们不约而同问。来自同济大学的王博士惊奇地瞪大眼睛,会意地向我笑笑,加了一句:“真这么神奇吗?”

曾先生取出长庚医院的病史记录。肝功能试验中转氨酶和碱性磷酸酶稍高,白蛋白和胆红素在正常范围。乙型肝炎病毒感染标志阳性。作为肝细胞癌主要标记的甲胎蛋白没有升高,这不奇怪,有30%病人是假阴性。最主要的是肝活检显示为肝细胞癌。所以,诊断是无容置疑的。

“唔,我每天吸氢。”曾先生恍然所悟,他指着林先生,说:“是林大哥帮忙,谢谢你。”

曾先生的弟弟是林先生的同学,父亲患尘肺,因吸氢而痊?,所以对吸氢有信任感。他还听说另一台商的母亲,80多岁,患胃癌,坚决不开刀,仅靠吸氢,已过去4年,活得很好,于是希望林先生给予帮助。林口长庚医院隔壁有一间林先生开的吸氢体验中心。曾先生每天赶到中心吸氢,每天吸2-3小时,连化疗期间也是每次治疗结束都去到中心吸氢。林先生还提供一种日本米糠提取制物“纳米蕈”,让他每天口服6包。他说:“吸氢中心的服务人员太好了,不仅给他吸氢免费,有时还请吃饭。”

“你化疗期间还偷偷回来做生意,吃得消吗?”我问。

“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照样吃饭、睡觉,还能干这些活儿。人家说化疗副作用大,我倒觉得很顺畅。”他指着屋里那些加工了一半的板材,“现在台湾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不干活儿,怎么生活呀?还要养家糊口呢!”他家在桃园县,离这里20多公里,看起来生活蛮艰苦的。

近几天访谈,几乎所有受访者都反映吸氢后吃得下、有气力、睡得香、头发不掉、恶心呕吐减少。曾先生现在看起来十分健康,壮实的身躯,红润的面孔,握起手来力大无比,满头黑发。这看来可能都与吸氢有关。但我最关心的是,他的肿瘤到底怎样了?

我要求他去医院复查,至少做个CT扫描。他面露难色,吱唔不语。是钱的问题?台湾全民健保呀!林先生向我使了眼色,低声对我说:“台湾健保不是全包的。”

我拉住曾先生的手,说:“去过大陆吗?”

他摇摇头,笑了笑,说:“哪里有机会?”

“我和林先生请你去到广州。到了我院,做个CT和超声,查个血。”看他有些迟疑,我就为林先生做主了,说:“林先生负责你的飞机票,我负责你在医院内检查费用,好吗?”我紧紧握住曾先生的手,望着他说:“广州现在好漂亮,答应吧!广州见。”

01-3.jpg

作者邀请曾先生来广州检查,他紧紧拉住我的手,说:“教授,你是大好人!”

前面已说过,曾先生和林先生、傅达仁夫妇来广州时,我们的新书发布会已经结束。我请他们在阳光酒店吃晚餐,随后送去复大医院住院。由于第二天我要去北京开会,因此当晚我就和病区医生一起,为曾先生制定检查计划。

广州体检

第二天晚上,我们在北京的会议刚结束,正在和朋友一起吃晚餐,病区医生发来微信:曾先生的CT结果出来了,显示病灶真的小了,活性明显减低,看来治疗效果非常好。我们在座的各位情不自禁站起来欢呼!

我迫不及待地回到医院,立即找到放射科医生,共同阅片。CT上肝S7、8段有类圆形低密度灶,大小7.8x7.5厘米,边缘清晰,极少碘油沉积,病灶强化不明显,呈液化坏死。与2016年11月在台湾做的CT相比,肿瘤显著缩小,活性显著降低。

01-4.jpg

2018年3月23日广州复大肿瘤医院CT:肝右S7、8段类圆形低密度灶,边缘清晰,形成假包膜,病变内无强化,CT值27HU,内有低密度坏死区(箭头所指圆圈内),提示肿瘤失去活性,出现液化坏死

01-5.jpg

作者赶回医院,与放射科医生共同阅读讨论曾先生的CT片

似乎“无病生存”

肝细胞癌是我国最常见恶性肿瘤之一,首选治疗方法是手术切除。但由于早期无症状,大多数确定诊断时已经失去手术机会。微创消融(例如冷冻、不可逆性电穿孔即纳米刀)可使一些无法手术的肝癌获得“根治”,但仍有60%以上患者既不能手术,也不适于消融。对这类患者,化疗不能延长患者生命;经皮肝动脉化学栓塞和靶向药物(如多吉美)是主要治疗手段,但一般认为只能延长“无进展生存期”,不能延长患者总生存期,有认为这些治疗在“有效”一段时间后,尚能促进肿瘤生长。

曾先生的肝癌经病理证实是肝细胞癌。根据首次CT表现,是巨大型肝癌,且合并肝硬化,无法手术切除。在台湾仅接受化疗和肝动脉化学栓塞。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的患者生存期平均6个月左右,但神奇的是,他现在不仅活下来,而且全身情况很好,似乎“无病生存”,原先肝癌占位处几乎完全液化坏死。虽然不能说已经治愈,但明显好转肯定毋庸置疑。重要的是,按经验,凭他仅仅接受了几次化学栓塞和全身化疗,这一结果似乎是不可能实现。曾先生同时吸氢,是否氢分子发挥作用呢?

一些推测

上海?美研究人员发现,氢分子能抑制癌细胞增殖和运动,促进癌细胞变性和凋亡。给腋下成瘤的动物,或者吸氢(H2)(每天6小时),或者吸氮气(N2),每周观察成瘤情况,最后发现吸氢的动物成瘤很慢,长出的肿瘤较小,提示氢气抑制了肿瘤生长。

动物模型制作:给裸鼠腋下注射肿瘤细胞,或者吸氢(H2),或者吸氮气(N2),比较肿瘤生长情况

01-6.jpg

肿瘤动物模型生长:在吸氢条件下,肿瘤生长缓慢,成瘤小(横坐标表示接种肿瘤细胞后周数。CK表示对照组,H2表示吸氢组)(上海?美提供)

01-7.jpg

研究人员进一步做细胞培养试验,比较在正常气体和含氢气体条件下,癌细胞生长状态,发现在含氢条件下,癌细胞增殖减慢,运动减缓,出现变性和凋亡。

癌细胞培养倒置显微镜观察:在正常气体条件下,癌细胞增殖旺盛,运动快速(左图),但在含氢气条件下,癌细胞增殖受抑制,细胞增大、空泡化(箭头所指),提示发生变性、凋亡(右图)(上海?美提供)

01-8.jpg

早在1975年,美国学者Dole等就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文章,报道给动物连续呼吸8个大气压的97.5%氢,有效地抑制皮肤鳞状细胞癌,首次提出分子氢通过抗氧化作用抑制肿瘤生长。日本学者发现,给肝硬化动物饮用氢水,可预防肝癌发生。用氢水处理舌癌细胞,发现癌细胞生长受抑制。上海交通大学学者发现氢气可抑制动物肠癌,通过调节氧化还原微环境、干扰与癌细胞增殖相关基因表达,从而促进癌细胞凋亡,抑制癌细胞增殖。

氢分子已被证明是一种选择性、无毒、无残留、极为价廉的抗氧化物质。在中国式控癌的“消灭”与“改造”中,氢分子看来可担任改造癌细胞、改造微环境的角色。作为癌症,包括肝癌的综合治疗中一种手段,氢气,正如本文介绍的曾先生所经历的,可让治疗变得“顺畅“。这对患者乃幸事也。

2018年4月17日星期二完于羊城珠江小屋

作者简介

徐克成教授是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荣誉总院长、国内著名消化病专家和肿瘤治疗专家。国际冷冻治疗学会(ISC)前主席,中国卫生系统最高荣誉“白求恩奖章”获得者,获中宣部“时代楷模”称号;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会长。他先后担任南通医学院内科教授和消化研究室主任、第一军医大学客座教授、日本千叶大学、美国霍普金斯大学访问教授。现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消化病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全国肿瘤研究协作组组长、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委员会胰腺病学组成员,世界肝病学会委员。中华胰腺病杂志、胃肠病学等杂志编委。主编医学专著9本有《临床胰腺病学》、《肝纤维化的诊断和治疗》、《肿瘤冷冻治疗学》。参编专著29本;在国内外发表论文496余篇。

1就诊内容

肿瘤专家,尤其在消化系肿瘤的诊治(如肝癌、胃癌、结直肠癌、胰腺癌等恶性肿瘤)和肿瘤康复治疗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在肿瘤微创治疗和免疫治疗等方面他走在了业界的最前沿。

2挂号费

300元(号源紧张,请提前一周预约)

◎ 徐克成门诊咨询电话:18903068180

氢气治疗咨询电话

陆医生:13760888586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