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徽 > 聚焦安徽 > 正文

胡锡进:做一个爱国者是今日青年应有的时代情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5-02 16:29:01

  爱国是中国人维护自身权益的集体方式,是代代相传的公共情商。

  @胡锡进

  爱国是中国人维护自身权益的集体方式,是代代相传的公共情商

  中国近代史可以看成是一部国家和民族复兴史,五四运动以来尤其是这样。因此爱国主义既是贯穿了中国近代史的意识形态,也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维护自身权益、实现切身利益的集体方式。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环境中,尤其在和平年代,国家好像离我们挺远的。爱国主义的号召力会随着和平与稳定生活的延续而减弱,但国家强弱兴衰与我们每个人事业和生活的直接和间接关系却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国家作为我们个人命运最外部那道屏障,与我们的距离始终差不多。

  别以为全球化了,你就可以很容易做一个“世界人”,即使你出国了,在一个跨国公司工作甚至改换国籍,你身上的“中国人”印记也洗不掉,中国的兴衰仍有可能对你的境遇产生影响。

  一些在本国混得不怎么滴的美国、英国人,到亚洲来比较容易找个工作“混”,教个英语、当个“口语老师”什么的。这是因为美英作为发达国家成为了国民可以分享的一份资产。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这种情况将缓慢地发生逆转,终将有一天,“中国”这个品牌会给走向世界的中国人一份远大于今天的额外支持。

  中国有漫长的陆地国境线,到今天为止,国境线中国一侧人民的实际生活水平基本上都已经高于国境线对面的外国地区的生活水平。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变化,但它还远远不够。当有一天十几亿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与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大致拉齐时,或者说我们的平均生活水平大体接近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时,这个世界就彻底改变了。

  每一个中国人都是独立的,但我们又的确是当今世界一个独立的利益单元。这是一个充满竞争的时代,国家竞争是各种竞争之间颇具意义的、引领性的。就因为你是中国人,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人生的大方位,我们的个人努力往往是针对小环境进行的,而人生的大方位、大坐标却只有通过集体努力的方式才能改变。

  上世纪90年代,我在欧洲著名景点看到日文、韩文的介绍,从没有见过中文的介绍。现在再去欧洲看看,哪个机场免税店里没有会讲中文的雇员?如果哪个旅游景点还没有中文介绍,那它一定是很OUT的。

  中国复兴还没有完成,今天我们恰恰处于一些外部势力对中国复兴反作用力不断上升、越来越具实际威胁的时候。美国等一些西方力量想中断中国的复兴进程,剥夺中国人民把日子越过越好的权利,固化西方近代以来遥遥领先于中国的格局。他们想阻断从五四运动开始的、经历了无数流血牺牲和艰苦奋斗才铺就而成的中国崛起之路,而把中国的复兴延续下去,捍卫自己这一代幸福生活以及自己后代生活得更好的权利,这一使命已经落到了今天年轻人的肩膀上。

  我们每个人都同时在为自己的个人权利和中国的权利而奋斗,家国之间的紧密联系是当代中国人摆脱不了的人生现实。爱国是保护家庭和个人权利的一种社会公共途径,而且它的时代紧迫性在随着中国国际环境的变化而增加。当中美贸易战打响的时候,当美国的战略武器不断在亚太方向部署的时候,中国的国运是我们人生命运的基础性平台,这一点正变得越来越不容置疑。

  做一个爱国者是今日青年应有的时代情商,也是大家应有的人生清醒。它不是什么高调,它是道德伦理世界最基础的路标之一。